顺为网络 - 显示信息内容

TikTok二次渡劫,这样的杂音可以休矣!

2023-3-27 11:33:14| 被阅览数: 1553 次| 信息来源: 独角兽挖掘机搜狐号 |


全球10亿月活的TikTok在美正在经历二次渡劫。

3月23日,一场决定着TikTok在美命运的听证会在美国举行。此前,拜登政府要求TikTok的中国所有者出售其在TikTok中的股份,否则TikTok可能会在美国被禁。

作为有史以来中国最成功的出海产品,TikTok命运如何?

01

被针对的国际版抖音

3月23日,大洋彼岸这头,许多字节跳动的员工当晚彻夜未眠。

2017年8月,字节跳动以10亿美金价格收购了美国本土短视频分享网站musical.ly,次年联合musical.ly推出了新版本TikTok。依靠个性化推荐、更简洁的页面、更符合大众的时长设置……TikTok在海外迅速爆红。

2018年初,TikTok就超过instagram、whatsapp和youtube等美国社交巨头,成为苹果应用商店下载量最大的应用软件。由于与抖音“师出同门”,TikTok在国内也被称作海外版抖音。

发展至今,长期霸榜各大应用商店的TikTok在全球已经拥有10亿月活用户,其中在美国拥有1.5亿用户,几乎是美国人口的一半。研究机构Insider Intelligence2022年预测,TikTok广告收入可能增加两倍至逾110亿美元,将超过竞争对手Twitter与Snapchat二者之和。

毫无疑问,TikTok成为有史以来是中国社交媒体工具最成功的出海平台,也是中国最成功的出海产品,没有之一。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伴随着TikTok的发展壮大,对于他的“针对”也一直没停止过。早之前,美国国会禁止联邦政府设备使用Tik Tok的视频共享应用程序,并有20多个州颁布了类似禁令。

02

预设立场的“鸿门宴”

3月23日这场长达5小时听证会,是TikTok及其母公司字节跳动第一次派高管参加,TikTok CEO周受资站到了台前,第一次直面美国政客们的“傲慢与偏见”。

在这场被称为“国会山鸿门宴”的听证会上,双方围绕着TikTok对用户隐私和消费者信息安全的保护,平台内容对未成年人的影响,以及陈述TikTok与中国官方的关系等主题展开。

虽然周受资在听证会上再三强调TikTok不会被任何政府操纵,并重申TikTok在青少年安全、数据保护等方向上做得比所有同类APP都要好,但仍频遭粗暴打断和无理指责。

“感觉对方的成见是根深蒂固。”一位资深互联网人士观摩了整场听证会后对《独角兽挖掘机》表示,美议员从一开始似乎就没准备听周受资的辩解,许多问题都是带着很强的预设立场,不管你怎么回答,怎么辩解,对方已经先入为主,有预设答案了。

其中,还有一些让人有些哭笑不得的问题。比如“TikTok会不会接入家用WiFi”“为什么TikTok有毒品内容,抖音却没有”。

面对“TikTok会不会接入家用WiFi”时,周受资的第一反应是有些懵了。再三确认后,原来对方是想诱导出TikTok接入家用WiFi,就会获取WiFi网络上的用户信息的结论。

周受资明确回应,TikTok不可能访问家庭WiFi网络上的其他设备。事实上,全世界所有的APP都会接入家用WiFi。这段对话成了听证会的名场面。不少网友直呼“问之前,能不能先了解一下WiFi的工作原理”。

另外一个名场面是毒品问题。

“为什么TikTok有毒品内容,抖音却没有?”周受资回答:“事实上,在我的祖国新加坡,因为国家法律对毒品的严厉,TikTok在那里几乎没有相关内容”。

即使是一些美国媒体,对于这场听证会也是觉得槽点颇多。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称,这是一场“充满敌意的听证会”。美国《连线》杂志认为,议员们将美国自身在隐私保护等方面的失败,全盘“甩锅”到TikTok身上。

03

可以不爱但莫落井下石

这不是TikTok第一次面临这样的局面。更早的特朗普政府时期,TikTok在2020年遭遇过类似情况。

只是与上次相比,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越来越少,更多人看清了事情的本质,对于这种借国家安全之名,行打压之实的行径表示愤慨。

但同时,也有一些杂音出现。譬如:

杂音一:TikTok大部分股份来自全世界,员工大部分都是外国人,CEO是新加坡人,为这样的公司操心有些多余了吧。

毫不客气地说,这样阴阳怪气的论调不是蠢就是酸,TikTok之所以在美国遭遇各种刁难,就是因为他的中国背景。

根据FT中文网报道,TikTok的高层对外声明提及,其位于中国的母公司的外国投资者拥有约60%的股份,员工持有20%,公司创始人持有20%。拥有此60%所有权的外国投资者包括Coatue Management、泛大西洋投资(General Atlantic)、海纳国际集团(Susquehanna International Group)和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等知名的投资公司。

这样的多元化股东结构,是一个典型的全球化互联网公司的股权结构,也是中国互联网企业拥抱世界,融入世界的表征。

事实上,国内外的互联网巨头的股权莫过于此,像苹果、谷歌的第一大股东持股都没超过个位数;国内的腾讯第一大股东的南非报业集团,阿里的第一大股东是日本软银,但这并不影响他们的中国成色。

至于员工大部分是外国人,这样的格局就小到连根针都穿不进去了,多少外资公司在国内聘用中国员工,他们就成中国企业了?

杂音二:谷歌之前退出中国,美国打压TikTok也算对等了。

作为一名互联网老炮,挖哥算是亲历过谷歌退出的,当时还有些惋惜。

但昔日之谷歌与今日之TikTok存在着本质不同:谷歌是不愿意遵守中国法律,自愿选择退出了,TikTok是千方百计在遵守美国法律,美国也没有拿出任何证据举证其对TikTok的指控,就要按照“疑罪从有”强买强卖,不卖就禁止。

先标榜开放、自由,把人引进来,现在养肥了就来摘桃子了?就算《狂飙》里的高启强来了,也要自叹不如吧。

创新工场创始人李开复曾担任过谷歌全球副总裁兼大中华区总裁。2020年,TikTok第一次渡劫时,他也主动出来发声,他对两者的对比应该是最有权威性的。

杂音三:TikTok毒害未成年人,禁止也是应该。

作为移动互联网的原住民,这一代青少年对TikTok这样的社交APP用起来都是驾轻就熟。

对未成年用户展示的暴力等不良内容,不是TikTok一家遇到的问题,是全球包括海外的Facebook、Instagram、Snapchat、YouTube和TikTok,国内的抖音、快手、腾讯视频号、B站、小红书等所有受年轻人欢迎的APP需要解决的问题。

如果以这个理由来封禁,那这类APP都应该禁止,再彻底些,可以把苹果等智能手机也都禁了,一劳永逸。

但这种做法无疑是荒诞的,这是美国式的懒政。

而且有一说一,这些平台中,抖音在未成年保护方面还是蛮拼的,基本上每次重新登录,都会弹框青少年模式供选择,这样的高频次甚至都有些影响用户体验了。

3月22日,在听证会前一天,30多位不同肤色的TikTok内容创作者聚集在美国国会大厦外,举标语抗议美政府和国会对这款应用程序可能实施的禁令,呼吁“保留TikTok”。

作为TikTok娘家人,这个时候可以不爱,但不要伤害,可以不共情,但不要落井下石。(宜昌网络公司宜昌网站建设宜昌网站制作宜昌手机网站建设宜昌域名注册宜昌微信开发宜昌微信运营宜昌视频拍摄宜昌宣传画册设计宜昌微信问卷调查)







 
 
QQ在线咨询
售前咨询热线
138-8665-4054
售后服务热线
139-7260-1093
返回顶部